雪凝銀杏賦冬韻
作者:李永旺  時間:2017-12-22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冬日來了。

當秋風以它那帶著撕裂空氣的強勁嘯聲,吹老大地植物體表之時,各種樹葉也在秋風的“殘吻”之中,散盡最后那一抹黃色,帶著那萬般不舍與深深的眷戀,脫離樹枝,離開“母體”。

植物這種在四季輪回之中,因為風霜雨雪洗濯而不斷變換色彩,演繹生命嬗變的節律,如同大地交響曲的一組組最具跳躍變化的音節旋律,隨著四季強弱不同節拍的音符節奏,漸變出一種順應時節的“冬眠”場景,漸漸將雪霽霜凝的主色調,推至前臺主場。

天幕蒼穹之下這種生命交響盛典,構成了多姿多彩的音節與玄妙變化之美。而在這些共同構成交響樂章的多重原素相互重疊,相互融合之中,同樣少不了具有“植物活化石”之稱的銀杏樹。

春夏之季散發勃勃生機的綠色,在詩人眼里是生命的象征,而在畫家及攝影師眼里,同樣是成為具有厚重層次感的大地調色板的主打色彩。而在這種隨著時光不停轉動而改變色彩過程中,粗壯枝桿直指蒼穹的銀杏樹,偉岸身軀所催化而出的,除了綠色那種生命的璀璨之外,展現于大地這一無垠畫卷之上最炫目的色彩,我認為當屬那種黃色。

經歷風吹,經歷霜打,步入深秋與初冬的銀杏樹,雖然失卻了春天那種嫩綠的嬌羞,失卻了夏天那種張揚生命個性的綠色,但卻幻化出了一種象征成熟的金黃色。

那些暫時未脫離銀杏樹枝桿的黃色樹葉,如同一首首具有音節跳躍之美的律詩,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之下,寫意成一種具有特殊意境的曼妙色彩,將想象的空間盡情拓展。

在重體引力作用下散落于地的銀杏葉,圍繞著銀杏樹的“母體”主桿,堆疊成一圈圈圓周形的金黃色“漣漪”,用那種生命行跡即將徹底消亡的深深不舍與眷戀,呵護著曾經給予自己生命養分的銀杏樹“母體”。

飛雪漫舞之時,散落于地的金黃色銀杏葉,此時又成為一道天然色彩染料,在暫時為冰雪籠罩的世界里,堅守著金黃的本色。

盡管層層疊疊的大雪,不停地給脫落于地的銀杏葉蓋上厚厚的晶體狀“雪絨被”,大地上原先的金黃色的色彩主基調,暫時“遜位”于從天宇飄落而下的白雪。但在粗壯銀杏樹枝桿遮蔽之地,還有地面上起修飾作用而特意凸起的地方,銀杏葉以自己那種獨有的韌勁與執著,“破雪而出”,從雪地上展露出一片一片的金黃色,給原本雪凝冰凍的大地,點綴出一束束金黃色的暖色,將被寒氣冰覆的雙眼冷色進行柔化。

經歷四季風刀霜劍的打磨,銀杏樹那身由春天的嫩綠,再到被酷熱盛夏太陽光譜著色成深綠,漸變成秋日的“黃金甲”,被深秋之后初冬勁吹的罡風脫掉了。從主桿上分枝伸展,再對主桿形成環護的眾多枝杈,也隨著季節不同氣溫的變化,原先乏著青綠色的樹皮,在冰雪寒風之中,漸漸呈現出局部龜裂而斑駁的粗糲色彩,但這絲毫不影響銀杏樹那種樹中偉丈夫的形象,因為銀杏樹在冰雪漫舞中凌然不懼的挺拔身姿,便能夠說明一切。

漫天飛舞的雪花,使冬季的風平添一種凌厲勁道,但銀杏樹那種在冰雪寒風之中直指蒼穹的挺立,在其它植物暫時收斂起張揚生命個性的酷寒隆冬之中,更顯現出一種超凡脫俗的威儀與高貴。

寒凝大地的冬天,盡管“雪藏”了許多景色的精致與“細節”,但是,飛雪漫舞,再加寒流“緊縮”與凝固,銀杏樹上掛滿的冰晶凌片,或者許多粘付于枝椏之上的冰雪針狀晶體,它們共同成就的是冬天的另外一番景象,所幻化成就的是另外一種韻味。飛雪用它那潔白的無私,穿透云層的阻擋,蕩滌著污濁空氣中的厚厚霾塵,將大地裝扮成一個不染纖塵的純凈世界。而飛雪合著寒風節拍所幻化出的翩翩舞姿,深深地打動著銀杏樹,扶搖直上的叢叢銅枝鐵桿,此時也變得格外“多情”,將一朵朵美輪美奐的雪花攬到樹桿之上,似乎想要在這種冷風橫掃的世界里,顯示自己的強者風度,伸開堅強有力的一條條“臂膀”,為雪花驅風御寒。

似乎要回報銀杏樹這種“多情”的挽留,掛在銀杏樹枝桿上的雪花,通過寒流將從天宇飄落而下,顯得有些“蓬松”的本原體,進行“瘦身”之后,又以一種新的堅固狀態,緊緊貼附于銀杏樹上,與之進行“親密接觸”。

雖然說冬天的大地色彩,屬于冷色調,但潔白的飛雪,因四季陽光風雨之功而顯出深褐色的銀杏樹,它們都以各自不同的風采、造型,在冰冷的環境條件下,釋放出各自演繹生命旅程的不同品格,應當說最具代表性。特別是兩種不同的物質融合推陳而出的色彩變化,無論是金黃色的銀杏葉,還是深褐色的銀杏樹枝桿,與白雪結合,不光厚重了大地色彩的層次感,更為冬天的大地渲染出一幅幅至臻至美,而又韻味無限的自然山水畫卷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河北11选五走势图